幸福

昨夜,和同学吃饭,然后一个人逛着回家。
  拓宽的新街面宽敞干净,两旁店铺林立,一路灯火闪烁下去。头顶,黛蓝的夜幕里有轮极大极亮的月,而脚边一点风。这样的时分走在这样的路上,恍惚不知自己身在何处。
  街边隔不多远就有台IC电话机站着。这样的时分见着它,就特别想给谁挂个电话。站定了,盯着它三秒钟,才想起自己实在没有任何一个号码适合打。
  开步走过去,然后想:那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理直气壮地拨响电话的人那,自己都不知道,他是多么奢侈地幸福着。
  但,我的幸福在哪里呢?一直以来它都相当自立,琐碎坚强,而且不固定。象现在,它就戴在我的手腕上。–一只非常可爱的透明蓝的卡通表,逛街时刚买下的。为着这只表,故意撅起袖子走路。然后每走过一面镜子,就欢欢喜喜地往里面瞧一瞧它。